读画记—卡拉瓦乔 (一)

石焰 (北京黑白画室)

他将画面沉浸在黑暗之中,用集中的光线把主要部分凸显出来,这就如同人们置身于一个漆黑的房间里,突然打开了一扇窗。这种表现手法使画面明暗对比强烈,将绘画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种手法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时代的任何一位画家……

卡拉瓦乔是一位有大胆革新精神的意大利艺术家。
——贡布里希
卡拉瓦乔的艺术标志着现代绘画的开始。
——法国艺术史学家 安德烈 ·贝恩 – 若夫鲁瓦

静物画与风景画

卡拉瓦乔的作品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当年伦巴第“自然主义”的影响,而且他将绘画的重点放在呈现“真实的”自然上。同时,他还对“植物的世界”有独特的理解和表现方式,比如树木、花草、水果等在他笔下都有或拟物或拟人或比喻的意义,而且他会充分利用静物或风景本身的特点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并传递出很多新的信息。
众所周知,卡拉瓦乔十分看重静物画,维琴佐·朱斯蒂尼亚(Vincenzo Giustiniani)侯爵在17 世纪初写给罗马红衣主教费德里科·博罗梅(Federico Borromeo)的信中说道:“卡拉瓦乔说想要画好一捧花所需要下的功夫绝不比画人物肖像少。”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卡拉瓦乔不仅看重静物画,还在其上面付出了大量的心血。
读画记--卡拉瓦乔(一)

花瓶(约1593)
罗马,波格赛美术馆

当时的修道院长乔万尼·彼得罗·贝洛利(Giovan Pietro Bellori)在达尔皮诺骑士的画室发现了卡拉瓦乔的静物画《花瓶》,并在1672 年的传记《画家、雕塑家和建筑师的生活》中对其高超的绘画才能大为称赞,他写道:“透明的花瓶和纯净的水映出屋里的窗户,带着露珠的花朵鲜嫩欲滴。”这幅作品现存于罗马的波格赛美术馆,是后来进献给老扬·勃鲁盖尔(Jan Brueghel il Vecchio)的礼物。

读画记--卡拉瓦乔(一)

读画记--卡拉瓦乔(一)
水果篮(约1597—1598)
米兰,安布罗西亚纳美术馆

在《水果篮》中,卡拉瓦乔赋予每一种水果一个特殊的含义,而它们组合在一起又似乎构成了一幅诫世静物画,暗示了万物都有一个从兴盛到衰败的过程,他向人们展示了生命体在走向衰败之前的生机和美丽。

在卡拉瓦乔的其他作品中,水果的蕴意也有所体现,比如绘于1593—1594 年的《捧果篮的男孩》,以及绘于1593—1594 年的《戴常春藤的酒神》(又名《年轻的酒神巴克斯在病中》)。这两幅作品现存于罗马的波格赛美术馆,而《年轻的酒神巴克斯在病中》实际上是卡拉瓦乔自戴常春藤而作的自画像。

读画记--卡拉瓦乔(一)
读画记--卡拉瓦乔(一)
捧果篮的男孩(1593—1594)
罗马,波格赛美术馆
读画记--卡拉瓦乔(一)

戴常春藤的酒神|年轻的酒神巴克斯在病中(1593—1594)
罗马,波格赛美术馆

在卡拉瓦乔的时代之前,画中的一切都是完美的,即便展现的是悲剧,那悲剧也是臻于完美的,圣人带着圣洁的光,民众为了圣徒而悲悯,画家在画奇迹的故事时,即便找了普通人来做模特,但是所展现出来的,也是不带半点人间烟火气息的,而另一个方面,不同画家画了不同版本的圣母,这些圣母也是相差不大的,但是卡拉瓦乔却是一个极端的写实主义者,他画出了残缺,画了真实的粗俗,他画静物的时候,画烂了的苹果和梨子;画出的圣母和圣徒就像是街头的普通人,他最喜欢找一些街头的流浪汉或是妓女做他的模特,有人对他说,应该到古希腊和古罗马的雕塑中去感受力与美,他回答说,我在大街上碰到的第一个吉普赛女郎身上发现的美,要比那多得多。
读画记--卡拉瓦乔(一)
读画记--卡拉瓦乔(一)
《提着歌利亚头颅的大卫》,画的是圣经里头的故事。曾经那个时候,给教堂画装饰画、壁画什么,大约是画家最主要的经济来源了,所以,圣经故事,就是永恒不变的创作主题,大卫用小石头打死了歌利亚,然后冲上去,拔出歌利亚带的剑,割下了歌利亚的头,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塑造的是准备扔石子的大卫,是故事即将发生的那一刻,而卡拉瓦乔的这幅画,则是故事终结的那一刻。

画面上面目姣好的大卫,似乎并没有丝毫兴奋之情,反倒是个表情沉痛的胜利者。他手中提着歌利亚的头颅,用的是卡拉瓦乔自己的自画像,狰狞恐怖,还在淌着血。大卫手中的剑,上面刻着拉丁文的缩写,“谦卑杀死骄傲”。
(待续)

免责声明:图文源自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北京黑白画室

分类: 画室动态

服务热线

136-5117-1055

139-1185-6039

136-7112-9603

价格和优惠

获取内部资料

沧海本色-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