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完”和“画好”的区别,就是人生的差别
画一张画,我们到底是要画完还是要画好?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
何谓“画完”?(北京画室-北京黑白画室是最好的画室之一。)
何谓“画好”?
“画完”和“画好”虽然仅一字之差,但前者只是貌似填充了画纸,而后者意味着充分表达了自己的诉求(无论客观再现、主观表现或其他)。
一张画如果抱着“差不多”的心态,只是完成而不注重品味和高度,那么无论今后你是从事造型艺术还是艺术设计,你的工作一定会遭到质疑。

“画完”和“画好”的区别,就是人生的差别

1. 一旦执行就应付出100%的努力

有些学生抱怨:
“我们老师每天都让我们做这做那,而且很多事情都是重复的,烦都烦死了,该怎么办啊?”
那你有没有想过,除了日常基础训练,老师为什么会让你反复去做同一件事呢?你在第一次执行时是不是哪里没有做好?
老师是不是因为对之前的执行结果不满意,所以要你再做一次呢?
我发现,大部分同学都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因为他们“心虚”—只知道自己做了很多,却不知道自己做得怎么样。
那么,每天看似画个不停的你,在课堂作业时,是否也只是满足于“画”这个动作,却忽略了画的效果?
虽然,“画完”和“画好”仅有一字之差,但二者的本质是不同的。
前者在画但不能画到位,只是走过场或者纯粹地应付了事;而后者既然画了就画到位,它意味着对自我目标负责。

“画完”和“画好”的区别,就是人生的差别

而一位学艺者今后是否能从事艺术工作,往往取决于他是否重视“画好”这一结果。
所以,如果各位想要“画好”,千万不可自我满足,更不可自欺欺人,明明是自己一开始没有端正态度、缺乏执行力,最后却把责任推卸到“自己没画过”、“我基础不好”、“时间不够”诸如此类借口上。

2. 没有效果的事等于没做

通过数十年针对艺考生的培训,我们观察发现,能够考取各大美院的学生,无一例外是平时能够出色完成作业的人,那些美院落榜者甚至联考都未通过者,绝大多数都是平时画画不走心的同学,更遑论那些平时画画形都不准的同学、妄想考试临场发挥,等待奇迹发生的同学,你要知道,奇迹只在有准备者中间发生!
也许还有同学会认为,“我做到了99.9%,就差一点点”
“99.9%和100%差别就那么大吗?明明就是没有差别啊?”
事实是,在每一场考试中,只有100%等于100%,其他都等于零。
这就像比赛一样,最终总要分出个胜负,如果大家实力相当,或者在99.9%时的成绩都是一样的,那怎么来评判呢?
这就要看最后那0.1%了,谁坚持下来了,把最后这0.1%的事做好了,谁就能胜出。
所以,我们看到,在一场比赛中,平局的现象毕竟是少数的,大多数的比赛还是分出了胜负,因为大多数人还是输给了0.1%。
所以,大部分艺考生在通往艺术的道路上虽然已经尽力了,但结果仍然是与艺术失之交臂。

3. 艺术实践的方法

我们有不少艺术家朋友,每次准备去他们的工作室,基本上都需要提前预约,因为莽撞地贸然拜访会干扰他们的工作学习状态。
几乎所有艺术家工作室的陈设都是围绕着他们的工作而呈现的。其中那些角落里无序的瓶瓶罐罐、破铜烂铁,实际上都是他们工作进程的一部分,他们经常会在这些看似破败琐碎的杂物中找到创作表达的灵感。

“画完”和“画好”的区别,就是人生的差别

长时间的凝视,发现并赋予画面最富生命力的表达,是作为一名从艺者必须的日常工作。
每一个时代,都有从艺者对艺术的尊崇和投入,手艺不仅仅作为谋生工具那么简单,很多人对于艺术职业的情感是神圣的,艺术工作更多是一种精神支柱。

选择了艺术,那么你的工作状态至关重要,只有保证了你绝大多数的时间和精力都浸淫于“怎样画好一张画”的思虑和实践中,你才有可能真的画出一张好画来。
画的不好,只能说明你赋予画面的能量不够,也就是你的心思并不在画上,你或多或少地一直在欺骗自己。
身为从艺者,我们需要的是忘我地投入,学会同情、移情。感同身受,画对象,就把自己当成画的那个对象,感觉它的重量、温度和呼吸;休戚相关,然后可以再现,然后可以表现。
……

Ps 罗丹的一则小故事
法国雕塑家罗丹又一次邀请他的挚友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就是徐静蕾、姜文主演的电影《一位陌生女人的来信》的原作者)来他家做客。饭后罗丹带客人参观他的工作室。
他们走到一座刚完成的雕塑前,罗丹揪开搭在雕塑上的湿布,一座仪态端庄、神情逼真的少女像耸立在他们面前。茨威格不禁拍手叫好,祝贺雕塑家又一杰作诞生。可是罗丹自己仔细端详一阵子后,皱起眉头:“还有一点毛病……左肩偏斜了一点儿……”
“对不起,你等我一会儿”说完,他立刻拿起雕塑刀,修改起来。
茨维格怕打扰雕塑家工作,就悄悄的站在一旁。
只见他一会儿上前,一会儿退后,嘴里不时还嘀咕着什么。
他的眼睛闪动着异样的神采,手挥动的越来越快。
他完全沉浸在创作之中,整个世界对于他来说似乎已经消失。
大约一个小时后,罗丹才停下来,他对着雕塑还发痴的微笑,然后叹了口气,把湿布重又搭上。
他走出去还拉上门,准备上锁。茨维格莫名其妙拍门叫到“喂!我的朋友,你怎么啦,我还在屋里啦!”
罗丹这才猛的想起他的客人,非常抱歉地说“啊哟!您看我,把您忘了!”
茨维格对这件事情感触很深,他后来对朋友说:“那天下午我在罗丹那里学到的,比我多年在学校里学的要丰富得多……

2019.8.11北京黑白画室
宋庄小堡

分类: 画室动态

服务热线

136-5117-1055

139-1185-6039

136-7112-9603

价格和优惠

获取内部资料

沧海本色-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