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美状元考场经验分享_黑白学子 金小尧

采访者:侯昌恒

受访者:金小尧(黑白状元,央美全国总名次第二)

指导老师:刘沧海   石焰

黑白学子——金小尧

 

侯:今年你作为中央美院全国高考造型艺术状元,想问你一下,你的个人经历是怎么样的,你是怎么样开始学绘画的?

金:我可以算是出生在一个家人都画画的家庭,从小就耳濡目染地接触一些,直到小学六年级要考清华附中的美术班,就才开始系统地画一些几何体。就这样还算比较顺利就考上了初中的美术班,在继续考了高中美术班。课程比较少,也是文化课为主,所以这方面实际上投入的也不够多,所以基础,我觉得还是比较一般。到了高中,自己由于更有了兴趣,平时加课。等到高二我要出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在技术这方面,已经有了比较好的提高或者是还算好的基础,这个时候,大概家长觉得我的画或者说我做人这方面可能有太多的不自信金,或者是画面有太多的不可能,算是有一个老师推荐,就来到了黑白。

侯:哪个老师推荐的?

金:刘小东老师,中央美院油画系的教授。

侯:你刚来的时候跟你在中间学习时候的状态以及你在最后考试之前这三个阶段的反差,你自己有一个什么样的体会?

金:这个感受还算是比较明显。刚来的时候哦。自己思想上有一些搞不明白,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当然是凭着一种很激情的感觉在画、天天都是加课,都是比较疯狂的去画一些长期的素描,晚上是速写课,也是我觉得这么多年学画以来最集中、最大量的一个画画的阶段。那个时候,可能我自己觉得还是有些乱,跟之前的状态差不多,但是多了一些热情在里面,因为刚来黑白,觉得有非常多的高手,不像原来的画班。在这里,同学之间有非常多可以相互促进的东西。最有意思的一点,就是说这里所有的人都有值得你去学习的地方,无论他们的基础,无论他们的绘画方式,都有他自己非常明显的特点以及优点给你去学,这是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的,我觉得这一点非常令我吃惊。

侯:我想你在黑白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要给你回想起来,会有一些可以回味的地方。你觉得你在学习、生活期间,包括同学之间这样的一些感触,包括我想你可能会有一些喜怒哀乐,一些让你特别高兴地事情,或者让你觉得特别难过的事情,会给你一些影响,你可不可以列举一下说出一两件事情来?

金:我觉得在黑白,我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算是难过或者是压抑的地方,可能因为画不好而自怨自哀是有的,但是如果大体来说,我觉得真的没有什么令我觉得说哀伤或者是怎样的地方。因为是这样,我就觉得我在学校,一个文化课学校的美术班这样一个地方是非常压抑的,我想要去画画的这么一个事情,我在学校常常是用晚自习或者是用本该上课听讲的时间去画一些画,老干这种事情,我总觉得我画的时间不够。我想画,但是现在的条件制约我。当我来到黑白以后,我可以画画了,我可以天天都画画了,我还有什么话可以说,还有什么东西能让我觉得压抑或者怎么样?我觉得没有太多的悲伤。我觉得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我和谭永勍,在798找了一个咖啡厅,然后我们在画风景,那是夏天,夏天遮阳伞全部打开,白的遮阳伞在阳光下非常闪耀的感觉,整个环境,夏天的闷热,太阳伞底下有一点散懒,有一点悠闲得感觉,我觉得这个非常令我深刻,那张画是我觉得最令我满意的一张生活速写。

另一件事可以算是我和其他的黑白朋友们一起交流关于美术上的一些事情,最有意思的事是我在大约10月份的时候,认识了贺思凯,我觉得特别地激动,我们俩那时候,大约每周六,还是每周几,可能不定时间,然后我们就会去798,。我记得是在画素描的时候,最后一张是长期素描,我们俩是挨着,由此认识了,后来一天画速写的时候,他特别郁闷,我就和他一起在想,为什么素描画不好?因为我那个时候也有点儿迷茫或者是有点焦虑,我们俩就坐在楼道里研究一个晚上,下课没有研究爽,然后我和贺思凯还有刘义蒙,我们三个去麦当劳,一直待到两点多,一直聊到我们觉得时间实在太晚了,我们才结束谈话。其实我们谈着谈着已经背离了我们的初衷,具体到画的这个问题,我们可能谈了一些更多的可能是社会上的各种现象或当今美术的一些看法,互相交流。我们三个都觉得以前从来没有一个同龄人可以跟他们交流这些,我们都是因为这个,所以那天非常兴奋。诸如此类的事情,常常是今天下课会相互说,今天去哪儿,我们就会放松一下或者我们去聊一下,可能常常是聊到一两点钟,各种问题我们都会说,还是以画画为主,这几件事,我是记得最清楚的两件。现在脑子里出来的前两个事情就是这两个。

侯:你考完以后是多少分?

金:好像是80还是85,我不记得了,好像是这个分数,貌似得分还不错。下一场是考创作,考之前还在紧张说考什么,考试到底有没有可能考上,在考前最后五分钟还在打电话说到底考什么,或者有没有人押题比较难,还在问,大家到考场上把信封一拆是《家庭高兴事》,当时心里一下暗爽,这个题太简单了,因为平时画室练得太多了,都让我觉得太简单、太容易,其实瞬间来了一个问题,就是我到底用哪张,我算了最后我准备了十一张,最后选择了三个小孩抱着望远镜往外看的一张画,这张画就是老师上课时放过的,我就用了,这是考试前几天,我画过的最后一张,我觉得就用这张就好了,在五分钟之内就决定了画这张因为我怕可能出什么别的题目,还准备了丙烯、水桶,把那些东西扔一边,把素描工具摆在主要的位置开始打稿,基本上算是一气呵成,把这张画画完了,非常精细,我觉得画的非常满意。边上的人,可能有提早画完的,就围在我边上看,说这哥们儿画的太细致了,很好。其实到最后的时候我已经不在意了,在大约两个小时的时候,当我把第一个人物和第二个人物完成,基本上前三个人物已经完成,整幅画的气氛就出来了,我就知道这场我赢定了。

侯:当时有没有人问你从哪里出来的?

金:好像有几个人问我,我就说黑白。他们说“强悍”(笑)。问我应届还是复读,我说应届的“更强悍”。当时真的是画创作的时候太兴奋了,主要是陶醉在一种创作的快感当中,实在是太爽了,那张画至少比平时用更多的时间或者是准备更充分的画画更令我满意。

在黑白主要学了几点:一个是画画的气势,一个是画得设计,就是这幅画我想要什么,它的构图是什么,后黑白灰的分布这些东西。气势就不用说了,说这张画一气呵成,要一种爽快的感觉,这几点加起来,我在考学阶段要把这几点尽可能完美地做在一起,最后这一个半月就非常清楚了,这是一个浅层层面的,关于技术和考学方面的,最后一个半月我在四个科目上,把这个特点做到极致,一科一科攻,先是素描,再是速写,再是油画,最后是创作,就比较顺利的,基本上完成了所有的积累阶段。

最后几天告诉自己不要太累,也不能太兴奋,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紧张。那几天真的一点也不紧张,最后五天重新回到了画室呆着,重新再画一张素描、一张色彩、一张创作,几张速写,完成最后的调整阶段上考场。


本文为黑白画室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END—

经典就是一种著作

我们要为

为艺术而艺术

校  园  环  境

学生作品

课题创作——寻找自己

状元荣誉殿堂等你哦

长按二维码关注

咨询热线: 13911856039/13671129603

 

关注我

微信号:13911856039(←长按复制)

了解更多,请关注微信号

状元荣誉殿堂等你哦

长按二维码关注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石焰

分类: 教学态度

服务热线

136-5117-1055

139-1185-6039

136-7112-9603

价格和优惠

获取内部资料

沧海本色-微信